攻城將軍,吳剛,字伐桂(罰跪),難得從邊塞歸來,今天卻依然被自己帥醒,窗前鴨梨越結越大,看得吳剛一陣搖頭。

「我顛倒了整個世界,只為擺正你的倒影,界蝠,我好想你。」
「哈啾,誰在說我壞話?」

「阿蝠!你怎麼知道我今天回來?」
「廢話,我們同穿一條內褲長大的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嘛!」
「蝠親王~想不到你對我一往情深!!!我…」
「住在本王心裡,你交房租了嗎?」
「Sorry、sorry、送你,馬甲,馬甲,北鼻。說好了在一起又何必等下輩子呢?來吧!讓我們現在就坦誠相見!」

領人推門入室,片刻只聽得水聲嘩啦作響,香騰蒸氣從上方窗櫺傳出。

「…桂…別再弄了…」
「哈哈OK搭。」 
「…嗯…叫你住手了。」
「你剛剛說什麼?哈哈。」






「叫你別搔我腳底搔個什麼勁!?欠踹!」一陣水聲潑濺與物品傾倒巨響傳出。


「哎唷,我吹彈可破白皙嫩滑的肌膚,居然踹我,阿蝠你好狠心。」
「麥給笑,你明明是黑肉底。」
「拜託我長年在外為國捐驅稍微曬黑一點~你就嫌棄我了嗎?」
「你站上去給我瞧瞧。」 「好哇。」嘩啦一聲,只見一個結實精壯的身軀立在浴池邊。

「阿蝠你看呆了嗎?我就知道我太帥。」
「你過來。」
「要做什麼?」雖疑惑,卻俯下身去。
「桂…」蝠親王被水氣蒸薰迷濛雙眼在吳剛臉上逡巡,手指撫過輪廓分明的線條,「多年不見,你的眉毛粗了,讓我幫你剃掉吧?」 
「你!!我就是因為這個眉毛才會被國家趕去邊疆的啦!」
「所以才說要幫你呀,難道你還想留在塞外看月亮嗎?」
「我看的不是月亮,是嫦娥。」
「是,我知道你心情鬱悶,但請你甭對著我喊嫦娥。」
「老實說,我比較想對你說,蝠蝠,站起來。」
「失禮了,本王忘記多久沒問候你祖宗?」


深夜不睡覺,處處聞啼鳥。
夜來巴掌聲,將軍吐多少。

Fin.

BGM:
[Sina Video] 《爾康被甩記》
《Super Junior Sorry Sorry 》




【惡街皇朝-剛騎竹馬來 續篇(非歡樂向)】

「今天老樣子一起睡吧?」吳剛胡亂擦著頭髮。
「好呀。那我要睡裡面!」界蝠很快爬上床,頭髮尚未擰乾。
「哈哈,有沒有這麼迫不及待?沒擦乾頭髮睡覺當心頭痛。」

吳剛沒有收到回應,擦乾頭髮,走進內室闔上門。
「阿蝠?這麼快就睡啦?現在不怕一個人睡了嗎?」舉燈坐上床,拉開棉被,朝睡在裡面的人一望。對方整個人背貼著內牆,已經睡著。
藉著手中光芒,他看見界蝠眼皮底下的青影,想起在浴池看見沒怎麼長肉的身軀。


「你又在做什麼危險的事情了嗎?」
沉默半晌,乾脆將手中芒炬放在床頭,躺在一旁慢慢睡去。


------------


翌日。

「要準備走了嗎?」界蝠伸著懶腰問。
「對呀,國事是不等人的。」吳剛正在銅鏡前整裝。
「嗯,路上小心。」
「阿蝠。」 
「什麼事?」
「明年重陽節記得幫我插一株茱萸草祈福。」
「現在不過才剛過立冬啊,你這是…」界蝠轉瞬明白了,笑著說,「怎麼辦?你自己回來插呀---」
「不,我偏要你幫我插,我很堅持。」
「重陽還很久欸。」
 「哈哈,我知道呀。」


Fin.

============
※古人認為在重陽節這一天插茱萸可以避難消災。所以,阿剛沒打算死。
 他要界蝠至少活到那一天。
 



Comments are closed.

    Author Dolch

    版權取之於我,用之於我,欲轉載請告知感謝。

    Categories

    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