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連幾日,惡街說不清是熱鬧或者冷清,也許並無變化,端看觀者有什麼。但是對於七番街星籠來說,確實是顯得寂靜許多。店主人因為若干原因將大門深鎖,鎮日不明所以閉關自守,彷彿突然人間蒸發似的。

這天,某名人士悠哉自適地踏步而來,一如往常,彷彿沒有幾天的空白。

逕自開門進入,直接上樓進入房間找到他想找的人。並未開燈驚擾原先在幽暗內室的房間主人,只是直接提著手上照明器具,緩緩走近。

把提燈順手放在床邊,坐上床沿掀開了棉被,手指繞上被窩裡散置的金髮,頗感興味似地戲耍著。

「…你回來啦?」感覺到一些騷動,界蝠微微側身。

「嗯,我回來了。有想我嗎?」略帶笑音說著整個人也躺到一旁,貼腰靠上,將對方收進懷裡。

「你不在的時候是挺想的,見了面之後…倒是挺想揍你的。」背著身子蜷縮著,界蝠口是心非地回應,懶洋洋地不打算睜開眼。

「小M鳥吶,坦率點不是比較好嗎?」倚賴微弱的光線,燈錦目光流連在對方睡亂而稍敞的領口,輪廓分明的肩線與鎖骨像是在邀請人咬上一口。一向從心所欲的他,便順著心意,單手從領口滑入,另隻手則竄至下擺內揉捏著。

「…」


一週的時間算不上太久,感覺卻像是過了半個月,雖然現在對方明明在身邊,確實感受到自己被箍住,然而有種作夢似的不真實感,像是還未體認到對方回來的事實,昏昏沉沉地意識游移在半夢半醒間。

「界蝠?」遲遲沒有收到回應,突然覺得不太對勁,停下動作,把人翻過身靠近光源察看,界蝠雙眼依然緊閉,呼吸顯得有些不尋常的急促。「…你在發燒嗎。」沒有起伏的語調說的並非問句。

「我不知道,有點熱就是…呼…別管我了,怎麼不繼續呢?」窩在燈錦懷裡,

不安份地伸手朝對方身下探去。

「…」抓住在身上胡亂肆虐的手,手臂扣緊對方不讓亂動,危險地瞇起笑眼,「果然是小M鳥吶。生病就快睡,別玩了。」

接續著,是好長一陣沉默。


「大宅貓?」頭頂被燈錦下巴抵住無法抬頭,靜靜地沉默片刻,還是忍不住開口。

「什麼事。」仍舊是那平板的聲調。

「這趟出門好玩嗎?」

「雪挺凍的,其他還不錯。」眉角略為上挑,心想這傢伙意欲為何。

「那…你有想我嗎?」心心念念的問題總算說出口。

「這個嘛…」心情不知道為什麼有些好轉,便拿翹了起來。

「有沒有嘛?」

「呵呵,你猜猜看呀?」

「混蛋。」腦勺用力朝後一頂,以示抗議。

「你才小混蛋。快睡吧~」將棉被拉上來一些,嚴實裹好自己跟對方,拍拍界蝠頭頂。



半晌過後。

「大宅貓…」

「嗯?」

「你回來了…」

「我回來了。」唇角漾起一抹光彩耀人的笑弧。

Fin.
 



Comments are closed.

    Author Dolch

    版權取之於我,用之於我,欲轉載請告知感謝。

    Categories

    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