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文章略有限制級、腐向敘述,請斟酌閱覽※


凌晨來到星籠,兩人走進內室喝酒,一開始還斯斯文文地喝著,絮絮叨叨地說著近來發生的事。燈錦握著羊皮紙的手始終沒有放開,縱然眉頭並未緊鎖,目光卻被紙上的內容拴住。

界蝠看在眼裡沒說什麼,啜了一口酒,旋即提議來玩遊戲。像是被戳中什麼關鍵字似的,燈錦眼睛一亮,立刻說那麼輸的人要脫衣服。

唯恐天下不亂,界蝠笑著想,這樣也表示他好點了?不管答案是否真切,能忘掉一時的煩惱也好。
酒過三巡,地上四散凌亂的空瓶罐,雖然兩人酒量都不錯,視線卻有些迷濛。

「都脫光了呢。」燈錦說。

「嗯,你可滿意了?」界蝠舔掉杯子裡最後第一滴酒。

「來比一下身材吧?」燈錦斜眼覷著。

「有什麼好比…喂…」來不及拒絕,就被拉過去。

「阿蝠,你沒長肉嗎?都吃到哪裡去了?」將人拉至懷裡,從後摸上,觸手確實摸到肋骨。

「不太有肌肉,真抱歉吶。」界蝠笑著。

突然被重重捏了一把。

「你欠揍!」

「哈哈哈,不爽還手呀!」

「沒有不爽,只是…你想玩就陪你玩!」

於是兩個人突然打鬧起來,被單、枕頭被互相拿來擊打,像瞬間退回到童稚的時光。

終於笑喘倒地,雖然笑聲尚未遏止,界蝠卻注意到對方眼裡並沒有真實的喜悅。

「嘿,阿燈。」

坐在地上的人回望表示疑惑,只見界蝠靠近,手輕輕放上燈的臉。

「吶…你還是,在想那件事對吧?」未等對方回覆,他要的也不是答案,輕輕摸著燈的眼周,吻落在眉心。「別難過了。」

「你想多了,阿燈我才不會難過呢。」聞言,界蝠但笑不語,凝望著燈。

「小鳥,你這樣盯著我看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喔!不如給我一個晚安吻,然後我們去睡吧!」攬著對方腰枝,燈錦指指嘴唇。

「傻子。」界蝠輕輕地向後順著燈的頭髮。

未多時,阿燈漸漸收緊手臂,將人拉下親吻。像是要度予體溫似的,界蝠也摟住燈的後頸。兩個人沒有多說什麼,只是靜靜輕緩地肢體交纏。

此吻纏綿良久,不知不覺,界蝠已經跨坐在燈錦身上。

隨著動作逐漸加重,兩人呼吸也變得有些不穩。

慣常已習慣被任意對待的界蝠,突然有點忍不下這明明不是痛楚的感受,縱然沒有習慣發出聲音,但表情微微變化,燈敏銳地注意到這點。

「你可以抓緊我沒有關係。」燈笑著說。

「…唔。」界蝠不由得微微蜷曲起手指。

「不用忍吶!」

「…咬你喔。」確實在他肩上留下一個淺淺的齒印。

燈被逗笑了。

動作與汗珠都漸漸變得密集,酒精揮發,有種茫然卻真實的快感。

不知道這夜過了多久,燈安然睡去了。

界蝠坐起,輕輕替對方蓋上薄被,笑看對方安心的睡臉,心理忖度著,『太好了,至少他今夜可以安心了。』又看著半响,而後悄悄起身離開室內。

坐在椅上,眼睛並沒有在看著什麼,有點空洞的發著呆。

不太明白現在的感受是什麼,只覺得心口有些窒悶,不過,也不是很重要,阿燈開心就好。

每天他都能這樣笑著,就足夠了。

界蝠這樣對自己說。

希望,阿燈能夠好好掌握住自己的幸福,別再讓自己放掉屬於自己的東西了。所能幫忙得相當有限,只能用自己所能做的方式,希望大家快樂地活下去。

只是心跳還是不太對呢,大概是酒喝多了吧?

抬著頭對著窗外笑了。


Fin.
 



Comments are closed.

    Author Dolch

    版權取之於我,用之於我,欲轉載請告知感謝。

    Categories

    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