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日永夜城的雪夜裏,夜黑風高,地上積雪盈尺,令人寸步難行,因此路上也見不著行人,除了一個人──燈錦,不清楚為何他提著防風燈走在街上,大概是在貫徹『點亮自己,順手點燃全城街道』的意念,搖曳著燈芒,在一片漆黑中點出一團溫暖的朦朧光暈。
然而,應是清脆的踏雪聲這時卻扑嗒扑嗒地,帶著一種滯悶凝重的感覺。

陰風呼嘯,在空盪的街道捲起一種空洞而過份的安靜,雪給越吹越亂,像是要令人迷失方向似的。燈錦手上提燈照出的光,此時顯得更加顫巍巍,微弱的亮度在一片斷瓦殘桓間映出幢幢鬼影,風聲嗚嗚咽咽,低低的如泣如訴。

微光無法照射的角落,似乎有什麼正騷動不安地蟄伏著,來自四面八方的黑暗令他無法冷靜自持,燈錦不由得握緊了提燈握把,一手則搭上腰間彎刀,步步驚心地走著。

隨著步伐移動,耳裡傳來正上方規則的「嘎滋嘎滋」聲,突然一陣強風颳來,一隻黑抹抹的烏鴉俯衝而下,似鬼哭嚎「嘎」的一聲,令正上方頓時有股壓迫感,燈錦連忙閃避,接連「唰」、「咖擦」、「碰」幾聲,一塊木板被刮下、撞上提燈玻璃、重重落在雪地上。

燈錦仍有些驚魂未甫,努力收斂心懾,試圖在鋪天蓋地的黑暗中,辨認出路徑方向。本身幾乎沒有夜視能力可言,兼之霜雪紛飛,更加模糊了視線,胡亂揉了眼睛,再睜開眼前還是霧濛濛的一片。此時他內心有些發慌,握在彎刀上的指關節微微發白,心跳驀然加劇,燈錦卻漾出一抹笑弧來,藉此淡化緊張的情緒。

凝神細聽,戰戰兢兢地踏出數步,似乎沒有什麼異樣,燈錦稍鬆口氣,輕放開緊箝在手中的刀具,雙手摸索到一面磚牆,於是打算就此扶牆而歸。

煞時間,一股力道將燈錦猛地往後拉,還來不及拔出腰間武器,正欲轉頭以肉身相搏時,傳來熟悉的嗓音。

「大宅貓?你這種大雪天在外面亂晃什麼?」

「原來是小M鳥吶?」燈錦眨眨眼,看見是熟人,精神總算不再緊繃,原來自己拐錯彎來到了星籠門口。

「外頭很冷風雪又大,先進來吧?你的燈呢?」界蝠疑惑地看著燈錦。

「剛才一隻笨鳥撞到招牌,招牌掉下來把我的防風提燈給碰壞了。」燈錦略皺眉頭,一邊把身上的雪給拍落,沒有注意到界蝠眼神微微一閃。

「原來是這樣呀,哈哈,等風雪稍停,我再送你回去好了。」界蝠笑著說,「來火爐邊坐著吧。」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幾分鐘後,客廳傳來這樣的對話。
「大宅貓,慢點、慢點…」

「我很難控制吶。」

「…不能也要能!」

「不是人人都像小M鳥你一樣這麼能忍啊。」燈錦語帶笑音地說。

「…燈錦…你這叫我怎麼吹…」界蝠像是忍無可忍似的,有些咬牙切齒地開口,「我不過是叫你把眼睛睜開一點、不要亂動,好讓我把掉進去的睫毛吹出來而已,很難嗎?你眼睛一直眨呀眨、睫毛一直搧呀搧,當你是補蠅草夾蒼蠅啊!」

「不眨眼睛很痠吶~」燈錦揉揉眼睛,無所謂地勾笑著。

「那不要怪我直接戳你眼珠了~」界蝠也回給一個春風滿面的微笑,一手撐開燈錦眼皮,另手直接戳進眼珠,取出睫毛,「大功告成。」

「小M鳥你好粗暴,實在太傷我心了。」燈錦閉上眼,故作痛心疾首狀搖搖首。

「真是不好意思喔~」敷衍地回應著,界蝠從燈錦坐著的扶手倚上起身,走到一旁櫃子摸索著什麼,「現在,快把你的褲子脫下來。」

「…要幹什麼?」微微一愣,燈錦睜開眼疑惑地看著對方。

「當然是因為我要吹呀!不然叫你脫下來幹什麼?」正眼也不瞧燈錦一眼,自顧自地拿取需要的物品。

「…噢。」心跳像是漏了一拍,在風雪裡吹拂得有些渙散的精神,頓時為之一振,有些莫名興奮,心內樂滋滋地忖度著,不知道對方準備做什麼,這個情勢、這個氣氛,難不成……

「你的褲子不吹乾,渾身濕漉漉的回去一定著涼。是跌在地上了嗎?」拿出組裝好的直立式吹風機,轉身將手朝對方攤開,勾勾手指。

「嘖。」忿忿地將被落雪打濕的褲子揉成一團,砸了過去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將有點怏怏不樂的燈錦送回到暗夢交易所,道聲晚安後,燈錦闔上門。迴身背向門板,界蝠伸出兩指朝空中高舉,不出幾秒,一隻渡鴉停在手上,低低啼叫討飼料吃。邊餵食,邊抬起頭朝燈錦臥房窗口覷了一眼,不知為何揚起了耐人尋味的笑容。

要知道,雪夜的路走多了,遇到的不是妖魔鬼怪,會是無良的熟人。


Fin.
 


Comments


Comments are closed.

    Author Dolch

    版權取之於我,用之於我,欲轉載請告知感謝。

    Categories

    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