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本文涉有限制級、腐向敘述,請斟酌閱覽※


美人捲珠簾,挪步紅绡帳內,一腳跪上床,把將床上棉被剝粽子似的一層層掀開,見到一人躺在裡面,是親王。 

「怎麼包得這麼緊?」燈錦美人俯下身笑視著身下的人。

「很冷呀。快把棉被還我,我要睡了。」蝠親王閉著眼伸手欲扯過棉被,手指亂中擦過燈錦的手臂。

「你…」語氣略頓,「你這麼早就要睡啦?現在不過一更天而已耶。」

「嗯,明天有事情。」輕描淡寫潦草帶過後,界蝠拉上一層被子,「等你躺好後幫我把另外一層蓋上,先睡了。」

「是非你去不可的事情嗎?」燈錦壓住被子,中斷對方的動作。

「嗯…我去看看就是了。好啦,我真的要睡了。」

聽見這種模稜良可的回答,燈錦直接將界蝠被子扯開,將身子壓得更低,「是嗎?我更不想讓你睡了。」


「嗯?欸、你幹嘛!」瞬間睜開眼,看見燈錦單手撐床靠在他正上方,另隻手竄進自己腿間撫弄著。

「現在才這麼早,不做點事情再睡嗎?」燈錦魅惑地勾笑著,手上動作並未止歇。

「嗯…」微微弓縮著背,下腹爬升一股顫慄快感,一手無力癱在一旁,另一手朝後抓著枕頭。


將這些細微動作收在眼裡,加快又加重了手裡的動作,界蝠不由得屈起膝蓋,沒想到這動作更曝露自己的空隙,燈錦趁隙坐起拉過對方雙腿,界蝠趕緊鬆開枕頭推拒靠近。

「何必拒絕呢?手果然很冰呢。」雖然是帶著笑意,但眼神已變得鋒利,直勾勾瞪著親王。

「…」界蝠喘息著繃緊身子,費力地回話,「所以…才多蓋…被子的嘛。」

「現在天氣還不算冷呀。不過沒關係,我這不是在幫你暖身了嗎?」


「唔…」再一會兒過後,親王略略抬高腰身,隨後攤躺而下,嚥嚥唾沫,氣息未平地開口,「…夠了吧?我想睡了。」

「吶,才剛開始不是嗎?」美人猛然下壓,貼著親王胸膛,握住他垂在一邊的手臂,「這隻手怎麼了?別跟我說沒事。」

「不過是擦傷而已。」界蝠安撫對方似地笑著。

「擦傷是嗎?」燈錦笑笑沒多做辯駁,直接翻開對方衣袖把手臂拉向前,果然看到血跡浸透的繃帶,粗魯地扯掉繃帶,「小M鳥呵,這就是你說的擦傷嗎?」

「是擦傷呀,只是有點點深而已嘛…」試圖模糊帶過這話題。

「難怪體溫這麼低吶~」燈錦雖然笑容猶在,但明顯不悅,趁著界蝠體力尚未恢復,惡狠狠地包紮起來,「如果你不愛惜自己的生命,我會連你的份一起幫你愛惜,沒這麼簡單讓你離開。」

「…燈…」

「好了。夜還很長,做好心理準備吧。」踢掉鞋履,攀上床,快手解開兩人衣帶,「你不會看到明天的太陽的,我保證。」



月色正皎潔,鶯喉響,燈籠垂,攬過入懷內,再難離美人被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將兩腿分開拉至腰側,扶著親王腰身,將手指朝後方入口按壓,擴張緊窒的內部,界蝠伸手抓上燈錦前臂,「做完這次就睡了吧?」

「那要看你的表現了。」說著便將手指抽離,緩緩讓自己埋入對方體內。

「…」手不自覺揪緊,但仍未退縮,用力呼吸調適著異物感。

安撫似地摩娑著界蝠後頸,貼上鎖骨輕輕咬嚙,身下不忘埋得更深,「小M鳥別忍著吶,叫出來不是比較舒服?」

「…閉嘴…」像是被電擊似的,微微抽搐了下,體溫漸漸升高,額上淺淺浮出細汗,雙腿不自覺收緊。

「會不舒服嗎?」將對方腿拉得更開,暫停攻勢,順著頸項,啃吻至耳邊,染上情慾磨人低啞的嗓音,在耳鬢處低語著。

「別用這種聲音跟我說話!」一手搭上燈錦腰臀,另手抱著對方後腦,仰起胸膛以此廝磨著。

燈錦眼神一黯,感覺全身血液往身下集中,將界蝠在身後摩蹭的傷肢搭上自己肩頭,抬高對方腰部,開始以快慢交錯但謹慎地抽送著。

「唔!」下意識配合起這樣的動作,將身上的人抱得更緊。

顧及傷處以及親王的體力,燈錦很仔細控制著力道,卻也已經汗流浹背,界蝠攀上的雙手略收緊,「沒關係…你可以不要顧慮我。」

「嗯!?」

「就說沒關係了。」

像是崩斷理智的最後一挑,美人深深吸了一口氣,喑啞地說,「你確定?」可是顧慮親王身體狀況才會稍微節制的,雖然是計算好的,卻被親王自己打亂算盤。彷彿怕對方反悔似地,不待回答,將人架起,動作變得溫柔又狂亂,終於兩個人一起發洩出來。


「…蝠,我想看你的眼睛,不要閉著。」手背輕輕擦著懷中之人的臉頰。

「嗯?」睜開眼睛,眼裡還帶著激情的水霧之氣,熠熠生亮。

手指勾勒著眼眶,藉著屋內昏矇燈光凝望著,「不要跑到我目光不及的地方去…」

「…」迎視著那雙美麗綠金色雙眸,沉默半响,界蝠撐起身來,輕輕將吻烙在眼皮上,「抱歉,我沒有忘記說要當你的眼睛,只是…」千言萬語,一時卻不知如何說下去。

「沒關係,我沒要你承諾我什麼,只要你好好的。」

「燈…」語音未止,身子已經被擺回床上,隨即被側翻過身,然後覆上。

「我說過夜還很長嘛!」燈錦勾起自信魅惑的笑容,心內暗忖,如果我不能阻止你要做的事,那我只好盡可能將你留下。

「你!」語尾已被吻給截住。


不知是因為吃驚還是其他緣故,一整夜,界蝠除了眨眼,幾乎沒有闔上他的眼睛。


隔日暮靄時分,親王終於清醒,輕手輕腳地爬下床,並未注意到身後一雙眼睛猛然一亮,隨意披上披風,急著出門,甫走出房門幾步,腳步突然頹軟,被雙快手給撈住。意識尚未清明,人已再度返回床榻間。


果然美人被難離。

Fin.
 


Comments


Comments are closed.

    Author Dolch

    版權取之於我,用之於我,欲轉載請告知感謝。

    Categories

    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