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填空】

05/08/2013

 
※本文略有限制級、腐向敘述,請斟酌閱覽※
(此篇不甚滿意,但此時卻不便修改,請粗略看看即可)


深冬某日,永夜城七番街某處,有兩行並行的足跡烙在雪上。

「好冷、好冷,我走不動了!」

「小M鳥,你真是虛弱吶!今天先來我家好了,離這裡比較近。」

「好呀。」

「那走吧。」

於是兩人走進了暗夢交易所。


「我洗好了,小M鳥換你啦。」燈錦從浴室走出來,雖然是冬天,但浴巾只裹著下半身,大概是室內開了暖氣的關係。

「好。」雖然室內蠻溫暖的,但是界蝠仍冷得牙齒打顫,趕緊鑽進浴室。


過一段時間,界蝠從浴室裡走出,身上還留著未擦乾的水珠,毫不自覺有雙視線盯著自己,剛走近床邊,就被燈錦一把拉到被窩裡。

「嗯?」

「被窩裡很溫暖吧?」原來燈錦已經事先用體溫將被窩烘得暖暖的。

「嗯,真的。」身體一暖不由得有些昏昏欲睡,界蝠將頭靠在燈錦肩膀上,閉上眼往對方頸窩鑽了鑽,髮絲撩得燈錦有些發癢。

「吶,小M鳥,難得來別這麼快睡覺,做些有趣的事吧!」說著將手伸進界蝠浴袍內,手指的溫度讓對方有些眷戀,燈錦感覺到一雙低溫的手朝自己大腿滑上,不由得豔豔一笑。


室內溫度在不知不覺間,似乎有些遞增,兩具軀體已經交疊在一起。

「這個給你墊著。」作為力量的緩衝與支撐,燈錦抓了一個靠枕墊在界蝠腰後,「要繼續囉!」

「嗯…」天冷的關係,界蝠有點倦怠說話,隨口應和後,將雙手攀上對方背部,迫切使兩具身體更加貼合。


直到兩人快感都攀升到頂點後,界蝠率先失神睡著。

燈錦有些無奈地笑看著身下之人,維持方才姿勢,隻手撐著頭,無聊地數起對方的睫毛。


大概過了十分鐘,界蝠仍未清醒,卻屈起膝蓋,夾住燈錦的腰,在身下輕輕磨蹭著。燈錦感到有點訝異,抵不住一股熱浪從下腹蔓延至全身,心想著,這小M鳥不好好睡覺,作得是什麼夢呀。

倒是從以前到現在,那個意識空白的習慣,好多了呢。

那個遇到可能會疼痛的事情,就讓自己意識保持一片空白,難以呼喚的習慣…

是不是,因為有點開始信任我了呢?


大概是感覺到埋在體內的異樣,界蝠終於睜開眼睛,不解地看著上方的人。

「…大宅貓?」

「你醒啦?」撐起身體,稍微調整了姿勢,「那繼續吧。」

「等等!」但是動作已經不容推拒地展開,界蝠嘴裡低低發出呼吸不穩的聲音,「我才剛醒!」

像是誘導什麼似的,燈錦眼角微勾,露出一個邪中帶魅的笑容,摟著對方繼續挺進,並在耳邊發出磨人的呻吟聲,「嗯嗯…啊…」

界蝠聽到那故作嬌媚的聲音,被逗樂地精神一振,繃緊身體弓身貼上,順著擺動再次蹭起。


「阿蝠你放鬆一點,好緊喔。」在耳邊輕聲低語著,嘴唇有點乾燥地舔了舔。

「明明是阿燈你太…」嘴巴被吻給堵住,燈錦雙眼傳遞一個別說出來的眼神過去,舌齒相依,夜晚的慾望之華繼續綻放著。




氣喘未平,燈錦伏在界蝠身上。

「阿蝠…你為什麼都不發出聲音?一兩聲也好吶。」燈錦一臉委屈地看著對方。

「…不想理你,我要睡了。」

順勢將人翻過身去,將靠枕再次地塞在界蝠身下,扣住對方腰身,「還沒結束呢。」

「唉…」界蝠搖搖頭,任其動作。一股顫慄感從尾椎與下腹通過,不自覺伸手向下,在那之前,雙手卻被燈錦抓住,按在床上。

「小M鳥別亂來吶~違反遊戲規則可不行。」

「誰管你什麼遊戲規則,放手…!」後來,整個空間只留下兩個人的喘息聲。



「總有一天,我要聽你發出聲音,喏。」手指掠掠界蝠額前頭髮,慵懶地撐在一旁覷著。

其實我明白,沒有失去意識,已經是你的進步了。我想知道,更多你的感覺。


眨著快要睡著的眼睛,沒預警地突然咬上燈錦脖子,緩緩鬆開,挑釁似地說,「有本事你就來呀?」

如果真的這麼有一天,我希望你是是第一個聽到的人。我想告訴你,你填補了多少我的空白。


燈錦頸上印著淺淺紅痕,喉頭滑動,想著,暖氣溫度是不是調得過高了?

Fin.
 


Comments


Comments are closed.

    Author Dolch

    版權取之於我,用之於我,欲轉載請告知感謝。

    Categories

    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