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言後宮乃明槍暗箭、爭權逐利之所在,本朝不然。三宮六院不但十室九空,所進奉之人也僅寥寥數名,足見天子志不在此。

寂寞琉璃瓦,深院鎖清秋。宮裡美人可道是鎮日無事、閒得發慌,盼不著親自面聖,莫非此生將孤獨老去?睿智的燈錦美人可不作此想。

遙想當初華燈初上,即便是一名番邦阿度仔也能獲選入宮的原因,在於此男子妖嬌異常的美艷容貌,以及其宛若天人的曼妙舞姿。乍看是一座琉璃美人燈,近看卻是───
「督嚕督嚕督嚕督嚕督嚕督大大大!~」哼吹著異國的曲調,在自家院落,燈美人開始跳起每日例行的韻律舞,其姿態之詭異,直道是『沉魚落雁』、『閉月羞花』;魚群不敢探頭,飛雁會被嚇落,月娘躲在雲後,花兒只謝不露。宮人們紛紛走避,怕被這妖魔邪道的舞曲給污染心神。

燈美人慧黠一笑,心想,既然深宮無聊不找點樂子怎堪使得?閒來逗逗宮人將臣,以此為娛。

宮人們傳唱:
『有一個美人,他有一些妖嬌,他還有一些囂張。有一個美人,他有一些變態,他還有一些瘋狂。沒事玩玩小鳥,反正醒著也是醒著。沒事弄弄人兒,反正閒著也是閒著。』

美人無所長,最愛『拈花惹草』、『招蜂引蝶』,扭著股瓣,環珮叮噹地朝魚池花園戲耍而去。一路上哀鳴聲不絕,不知又是誰成了戲耍對象。

燈美人精心佈置長滿奇花異卉的花園邊有座魚池,閒閒沒事,就唱唱小曲兒在這處耗閒。

跳坐欄杆,摳摳腳底板,今日美人垂鉤而釣,等呀等呀等,半天也不見一隻魚上勾,耐不住心頭煩悶,重新捲起鉤兒,再次猛力一甩。


「X!我的外袍!」

燈錦心頭一驚,這年頭魚還會說話!?驚魂未定之際,雙手已不自覺地使勁一拉,要知道燈美人有怪力,能倒曳九牛,撫梁易柱。一物已撞入美人懷中。

「嘖嘖,釣個魚卻掉到一隻小M鳥吶?瘦巴巴的也不知好吃不好吃。」
「…膽敢對本王無禮?」蝠親王春風滿面朝人笑。
「原來是蝠親王吶,有沒有人跟你說過,你笑起來很難看?」
「吾實彼娘之思毆汝。」顏面微微抽搐。
「我一句也聽不懂,不如唱歌給我聽吧!」美人一笑,拍拍親王面頰。
「你給我去跳池!」


力拔山河兮美人,蝠兮王兮奈若何!

Fin.
 



Comments are closed.

    Author Dolch

    版權取之於我,用之於我,欲轉載請告知感謝。

    Categories

    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