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本文略有煩躁向敘述,請斟酌閱覽(x)※

燈錦的問題在於,他享受現有的快樂,但不曾想過要留下什麼,任憑周遭人事物來來去去,隨逸而安,為了沒有弱點,他無法愛上什麼。

界蝠的癥結在於,他希望周遭所有人快樂,但不曾想過自己,任憑周遭人事物隨意擺布,逆來順受,認為自己沒有心,他無法愛上什麼。

如此相像,明明是不懂得如何相擁的兩顆心。一段時間的相處,竟或多或少產生些許變化。
阿燈的及時行樂,有阿蝠隨時希望眾人快樂的想法去應和。阿蝠的自理能力低下,有阿燈慧黠仔細的心思去照應。

很多很多……,至少現在的日子是愉悅的。

終於,阿燈發現讓自己放膽去嘗試、感受,即使失去也不需要害怕,而阿蝠慢慢地會吐漏真實的感受、想法。

「…燈…」

「怎麼啦?」手上的動作持續著。

「…唔…」

「你不說我怎麼知道呢?」

「呼…痛…」捏緊拳頭。

「呵呵,忍忍,一下子就過去了。」

「停下來…」

「有進步喔,會要求了呢!」笑著手裡更加使勁。

「…」咬緊牙關,像是快要忍不住。

「快出來了。」


痛感過後,白色的體液被逼了出來。


「啊───」燈像是充滿成就感地吁了口氣。

「會痛耶!」界蝠抗議著。


















「就叫你不要擠我痘痘了!」

Fin.

 



Comments are closed.

    Author Dolch

    版權取之於我,用之於我,欲轉載請告知感謝。

    Categories

    全部